顶点小说 - 修真小说 -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一章 一刀

第三十一章 一刀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毫不掩饰的霸道气机,将此地金行灵气激荡的异常活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修道之人对于天地灵气的感知格外敏锐,漱玉池中传出数道轻“咦”,随后嬉戏声渐不可闻,“沙沙”的穿衣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心思流转,细细思考该如何干净利索的战胜眼前这个冰雪俏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只是打赢对方,祁道源有着百分百的信心,这倒不是他骄傲自大,而是自身变态的被动属性太多,还没通窍时就能斩杀凝元境的熊王,现在入了凝元,实力提升了何止十倍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李杀秋也不是吃素的主,自有家学传承的她,如今又得了乾元峰峰主柳战的亲自栽培,修为进境同样一日千里。且她灵气内敛厚重,这是入了凝元境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如此对手,祁道源若不能以碾压的方式将她击败,李杀秋定会心中不服,若以后屡次拿着他偷看别人洗澡这件事来要挟比武,他岂不是要被烦死?

        这般想着的时候,祁道源已有了决断,他唤出黛雪剑,朗声说道:“李师妹,你我二人修为相当,若全力施为,一时半会儿估计难以分出胜负。况且我们在这落云峰上终究只是外客,若是毁了此处的出尘之景,终究是不美。不若你我各出一招,我如果无法胜你,就此认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番话说的大义凛然,又恰巧被从漱玉池里匆匆跑出来的一群落云峰女弟子听到,登时收获了无数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原来是祁师兄,看他拿剑的姿势,好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样子是李师姐要跟祁师兄比斗,这是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站在人群中间,眼神里满是担忧,这位李杀秋师妹一身战力惊人,听说已经接连战败了徐淮和朱志祥,此番来落云峰,想必是冲着自己来的,也不知道怎么被祁大哥碰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感觉到了沈云竹在关注着他,祁道源转头向她笑了笑,并做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才懂的“ok”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看着场中那名男子镇定自若的神态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当初在宁石村的风采,随即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祁道源的首席大粉丝,沈云竹对祁道源的崇拜已经近乎到了盲目的地步,既然他说没有问题,那就肯定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没想到祁道源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提议,在她的印象中,虽然对方登上第六峰的风采确实飘逸无双,但其实并没有显露出多高的修为,而且还偷窥女子洗澡,怎么看的都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,这种货色也有胆量跟自己来个一招之约?

        究竟是为了耍帅呢,还是为了耍帅呢?

        应该是明知无法胜我,又怕我说出真相后身败名裂,所以提前先在这些女弟子心里留个好印象吧!

        哼!简直是无耻之徒!根本不配本届大师兄的名号,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一番!

        “休要逞口舌之利!若你能一招胜我,我以后见你一次就恭恭敬敬喊你一声师兄,现在,就先看你能不能接下我这一招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杀秋双手将长刀高高举起,周身的金行灵元层层鼓荡,竟是形成了一个小型旋涡,肆虐的灵元带起凌冽肃杀的寒风,吹皱一池春水,卷起美人衣袂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形,落云峰上许多通窍境的低级女弟子纷纷发出惊呼,实在想象不到李杀秋究竟用的是何等样的招式,单是蓄势就能有这般威势!

        反观祁道源则是面不改色,只是双眼微不可查的闪过一道幽芒,随后便好整以暇的任由李杀秋聚势凝招,全然没有要做好防御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都是露出担心的表情,暗道李师姐这招必然威力绝伦,祁师兄纵然修为高深,又怎能如此托大,不做任何准备呢,难道真要以脸硬接?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看着祁道源这幅神情,更是心中鄙夷,心道等会儿打你个灰头土脸,看你还能不能如现在这般云淡风轻!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她手中长刀乍现寒光,伴随着一声威严“吼”声,刀光逐渐凝练,最后竟是在虚空之中幻化出一张三丈方圆的巨大白色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虎头带着一股横扫一切、睥睨天下的气势,长长的獠牙似真非幻,冷冷的看着对面长身而立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冷目一凝,轻“喝”一声,长刀瞬斩而下,而巨大的虎头也是带着一声惊天怒吼暴冲向前,势要撕碎挡在它面前的一切事物!

        “乾元八斩——虎啸式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就像是暴风雨中一只随时要沉没的小船,可面对着马上就要一口吞没自己的巨大虎口,依旧是一动不动,甚至嘴角还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,以死明志?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不明白祁道源到底是耍的什么名堂,眼睁睁的看着暴虐的虎口朝他悍然咬下,随后残余的力量连带着他冲入一旁的竹林,数百道挺拔的青竹被无情的连根拔起,向两边抛洒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烟尘渐落,被清扫一空的竹林空地上,除了杂乱的泥土,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咦?祁道源呢?难道被轰成了渣?不会这么不经打吧?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注视着那处,心中满是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她又往场边望去,只见围观人群的表情也是惊讶无比,但这种惊讶却不像是震惊于乾元八斩的威力,而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师妹,看来你眼神不是很好,居然打歪了呢,要不要我送你点眼药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让她颇为恼火的身影在不远处响起,不是祁道源又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循声望去,只见祁道源正风采依旧的站在那处竹林空地的旁边,好像从来都没有动过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!

        我明明记得他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招,他为何说我打歪了,再联想到众人的神色,难道他说的是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怎么可能呢?他的身形从一开始就被我牢牢锁定着,除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幻术?”她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师妹果然冰雪聪明,确实是幻术无疑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点了点头,暗道不愧是战斗女狂人,这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方才之所以有恃无恐的一动不动,倒不是刻意摆pos撩粉丝,而是早在李秋竹发动攻势之前,就用刚刚解锁的天道之眼新功能,为李杀秋施展了幻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看到的他,只是他想让她看到的他,真正的他其实一直都站着没动,好整以暇的看了一场精彩的砍竹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多亏了他最近几天连续不停的画符,天道之眼在频繁使用之下,才觉醒了“幻术”功能,要不然面对这一招,祁道源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轻轻松松的接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师妹,你那一招已经用过,接我一招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周身元气澎湃涌出的祁道源,李杀秋双目一缩,来不及思索方才究竟是如何中的幻术,急忙静心应对,心中甚至有些隐隐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恼怒于对方用幻术躲过刚才那一招,因为与人对战本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,幻术也是每个人实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让她中了幻术,反而说明祁道源是一个可堪匹敌的对手,而对于李杀秋这种战斗狂人来说,没有什么是比遇到这样一名对手更令人兴奋的了!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对祁道源施展的招式充满了兴趣,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,因为祁道源所用的招式,竟是与她如初一辙!

        赫然便是“乾元八式——虎啸式”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不是李杀秋今天头一次发出如此疑问,然而事情就是这般匪夷所思,对面的祁道源用出了正宗的“虎啸式”,而且威力更甚,白色虎头足有五丈大小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我又中了幻术?

        李杀秋轻咬舌尖,确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无比纯正的乾元八式,而不是可笑的幻觉,只能强行压下心中各种疑惑,全力调动灵元进行防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庞大的虎头呼啸而过,瞬间将李杀秋淹没在暴虐的攻击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数个呼吸过后,前方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,只见李杀秋衣衫褴褛,单手持刀拄地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显然是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双眼,看向祁道源,像是要说些什么,可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,便重重倒地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轻吐出一口浊气,自言自语道:“如何让一个女人心服口服?那就是要在她最擅长的领域将她正面击垮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