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- 修真小说 -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- 第五章 要殉情的男人

第五章 要殉情的男人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您现在并没有足够的创世灵元,无法从系统兑换到东西哒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扯淡呢,刨地都得有把锄头,我居然连初始的兑换点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系统已经为您提供了多种属性加成,兑换点需要通过完成任务获取哒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就贷款吧,用我创世者的身份做担保,跟你预借一点创世灵元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虽然系统规则并没有明确限制这种做法,但小九依然觉得您这样做似乎有点投机取巧哒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,快点给我放开兑换列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半刻钟后,祁道源心满意足的结束了对话,手中有道银色的光芒一闪而逝,也不知是从系统那里换到了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太阳已经落山,屋里黑不隆咚的,沈云竹移动到了床边的位置,似是对黑暗有些恐惧,下意识想要离祁道源近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方才见祁道源沉默不语,知道他是在思考对策,所以很乖巧的没有打扰,此时见他神色舒缓,猜着应该是有了办法,忍不住问道:“恩人可是想到了法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点了点头,说道:“山人自有妙计,你安心看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说道:“那我们现在不需要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暗道,你以为我不想逃吗,实在是逃了以后宁石村的人就得遭殃,虽然他们死有余辜,但只要村民有伤亡,任务就会被判定失败,而任务失败就得不到创世灵元,没有创世灵元就没法还贷款,贷款利息很贵的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么掉价的想法祁道源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,他面色沉着的说道:“逃?为什么要逃?我之道乃一往无前之道,从不知退缩为何物。我不仅要救你,还要为你的父母报仇,区区一个臭狗熊而已,有甚可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瞪大双眼,惊讶道:“难道恩人想要独自面对那头熊王,此事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笑着说道:“看来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喽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说道:“我相信恩人这样做自然有所倚仗,也感谢您愿意帮我为父母报仇,可是那头熊王确实已近妖魔,我担心……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好了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怕我把自己搭进去,不过我也不是那种自不量力的人,而是有十足的把握才决定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欲言又止,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没再说什么,心道万一到时恩人若果真不敌,自己定要拼死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看着眼前的女子,心中忍不住赞叹,这沈云竹温婉之中透着股坚强,心地善良又心思缜密,虽然年纪不大,却长得落落大方,真的是颇为符合女主角的气质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般想着的时候,他忍不住用上了天道之眼的透视功能,近距离感受了一次什么才叫做真正的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,直看的他脸颊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罪过罪过,作为二十一世界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,一名有理想有抱负有节操有追求的大好青年,纵然穿越到了无人监督的异世,也绝不能做出任何不符合当代道德标准的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立马眼观鼻,鼻观心,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背上了金光神咒,企图把一些不该有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好奇的看着面色不断变换的祁道源,像是猜到了什么,瞬间也是羞红了脸,小声说道:“恩人莫非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立马否认道:“谁说我馋你的身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一出口,他才发现自己不仅是答非所问,还把心里话也说了出来,真想立马跳窗而逃,沈云竹听罢更是连脖子都红了,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此时气氛着实有些尴尬,但两人反而没有之前那般生分了,或许这种暧昧俏皮的话语,天生就能拉近男女之间的距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假装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你别一口一个恩人的叫了,显得我跟个老大爷似的,我叫祁道源,比你年长几岁,以后叫我祁大哥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轻“嗯”了一声,依旧小声说道:“好的恩……祁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又闲聊了半刻钟左右的时间,突然发现门外脚步声重新变的密集起来,数只火把的光芒透过窗户将屋里照亮,不多时,门口便响起了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吓得躲到了祁道源的身后,此时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能给她带来一些不真实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回头小声对她说道:“不要说话,一切听我安排。”随后朝门口说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门轻轻打开,只见门外站着二十来名面色冷峻的村民,他们手中都拿着刀枪棍棒,在跳动着的火光照耀下,幻化出邪恶无比的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一人正是宁石村现在的村长石海,房门刚打时他便看到了祁道源身后的沈云竹,当即眉开眼笑,说道:“打扰贵客休息了,还请贵客将身后那名女子交给老夫,本村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面色不变,说道: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海眉头一挑,说道:“此女于本村关系甚大,如果贵客执意不交,就不要怪老夫待客不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海刚说完,身后又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这人就是个骗子,他来时与我说话吞吞吐吐,语调也不似附近人士,现在说话却无比正常,如此掩人耳目,必然有所图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石海眼神变得犀利起来,说道:“那看来这位贵-客,是来者不善喽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本来还想再等等的,既然你们都猜到了,那我也不装了,摊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转身拉起沈云竹的手,说道:“我之所以费尽心思进村,就是为了云竹,我俩情投意合,早就私定终身,如今听说她要被祭祀给熊王,我怎能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云竹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抽走,但想起先前祁道源说的话,知道他现在应该只是逢场作戏,便又硬生生的克制了下来,只是如此大庭广众的被一个男人牵着手,她还是害羞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海见祁道源大方承认,轻蔑一笑,说道:“你既然是为了救她,那就该早点带着她跑,说不定还真能被你们逃掉。可惜啊,如今这里重重包围,就算是云竹他爹复生,也绝不可能带着她离开此地,你一个毛头小子,又能干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道源同样笑着说道:“谁说我要带着她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竹说过,她生是宁石村的人,死是宁石村的鬼,为了村子的安全,她愿意献身给熊王,我与她既然两情相悦,自然要——一同赴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,献祭无异于饮鸩止渴,这次献祭的是云竹,可是下次、下下次呢?在场的这些人,谁家里有闺女的都扪心自问一下,你能确保下一场献祭轮不到自家女儿头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些有胳膊有腿的精壮汉子,对付一个弱女子倒是气势很足,当初若你们能有两三人去帮帮云竹他爹,说不定熊王早就死了,根本就不会出现献祭这种事!即便是现在,你们若真能团结一致,那熊王也不一定便是你们的对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云竹死后,会在天上好好的看着你们,一步步走进熊王的陷阱,丧妻失女,家破人亡!”